西安維權女車主反被債主維權,一碼歸一碼

原標題 :西安維權女車主反被債主維權 ,一碼歸一碼

陳迪說:西安奔馳女車主維權和解 亂象之下是行業困局

.

▲西安維權奔馳女車主和解。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

引發輿論熱議的“西安奔馳女車主維權事件” ,對于當事人來說,終于迎來了不錯的結果,當事人也因此被稱為“維權女王”。

有意思的是,該事件剛告一段落,維權接力棒就交到了另一方手上 。

據紅星新聞報道,西安奔馳女車主眼下似乎身陷債務糾紛——就在她跟4S店和解的當晚,有廣告商登上了從上海飛往西安的航班。他已催債8個月,討債對象之一就是奔馳維權女車主。還有媒體報道,上海多商戶稱女車主擔任監事的公司,至少拖欠575萬元債款。

另有網絡爆料稱,她涉嫌詐騙以及700多萬元卷款逃逸案 ,上海徐匯警方對此透露,她所在公司主要是由于經營不善拖欠款項,她因此和討債方在派出所協調,屬于民事糾紛并非刑事犯罪 。

“維權女王”反被維權,這看起來很有戲劇性,但又是正常的輿論現象。俗話說,人怕出名豬怕壯,當一個人成了名,她(他)身上的很多東西都會被放大 ,包括優缺點,包括曾經做過的好事壞事。如今,“維權女王”獲得了輿論關照,也基于哭訴維權成功 。

那么,針對部分商戶“訴求箭頭”對準她的維權,我們該如何看待?

首先要明確,這是同一個人,卻不是同一件事。既然是兩件事 ,就要一碼歸一碼 。

至于姿勢怎么擺,很簡單,我們當時是怎么圍觀“坐引擎蓋”的,就該怎么圍觀“拖欠債款”。這兩起事件本質上是一樣的,都是疑似權益被侵犯者,對自我權益的訴求。只不過,在一起事件中的陳訴者,變成了另一起事件中的被陳訴者。

也正因此,我們沒必要為一個維權者“鍍金”,她該是什么樣就是什么樣,她以前做過什么,并不影響她的權益遭遇侵犯后奮力維權。

公眾的注意力,應放在具體的事件中,而不是個人的品質上,這就是我們常說的“對事不對人” 。這就是法律的基本邏輯,也是實現公平正義的基本方式。

舉個很簡單的例子,公正的司法評判 ,從來都是“你做的這個事是對是錯,違反了哪條法規,相應地給予何種處罰”,而不是“你這人有多壞,負面形容詞有多少 ,我就判你多重?!?/p>

或許有人吐槽 ,本來女車主維權成功,讓人挺開心的,但她又出了這么個事 ,直讓人懷疑人生。

其實完全沒必要為此心情跌宕。人是復雜的,她哭訴維權時占理,不等于她在什么事中都占理。所以我們既沒必要因她被卷入債務糾紛,就否定她此前正當維權的意義,也沒必要因她跟“店大欺客”亂象的叫板,就覺得她牽涉債務糾紛不可思議。

相反,我們應該對這種輿論連鎖反應感到高興,因為西安女車主的成功維權,不僅啟發了很多其他車主維權,甚至還啟發了債權者對西安女車主的維權。只要訴求是正當的,我們樂見這種搭新聞便車的維權意識。

所以,西安奔馳維權女車主反被維權,不必過于訝異。女車主可以對4S店正當維權 ,別人也可以對她維權,這很正常。而對于所涉具體事宜,輿論也不妨“一碼歸一碼”,讓是非對錯被置于法律視野下審視 ,而非臆斷先行。

□與歸(媒體人)

編輯 楊林鑫 校對 危卓

游戲備案號
上一篇:
下一篇: